晏苑看到王欢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赌对了,看来沈之瑶在王欢心目中的地位很重要。

当初她也没想到王欢会赢,看住沈之瑶也只是以防万一,幸亏自己当时做了这个准备,要不然没有手段制衡王欢,这里的人都要死了在他手中。

“王欢,放心吧,沈之瑶现在很安全。”晏苑道。

王欢道:“究竟想怎么样?”

“这件事就此了解,如何?”晏苑开口道。

“好,我答应,把沈之瑶交出来。”

晏苑却摇了摇头,倒不是她不相信王欢,而是她不能把沈之瑶交给王欢,她道:“把沈之瑶交给,还能带她离开残仙界吗?破界石只有一枚,能带她离开吗?”

王欢沉默,他还真不知道一颗破界石只能带一个人离开。

“也不用担心她的安全,沈之瑶跟我,我可以用九阳宗的名誉保证她的安全,绝不会让人伤害她一根头发。”

王欢冷笑一声:“让我怎么相信?”

驼背仙君大笑道:“呵呵,还是晏苑仙子准备妥当,王欢啊王欢,千算万算还是少了一算,现在束手就擒。否则,就给女人收尸吧。”

铁塔大汉仙君也狞声道:“没错,姓王的,没想到也有把柄落在我们手里的时候。”

日系小清新美女格子裙午后暖阳俏皮可爱写真图片

两人心里对王欢恨意十足,本以为这次必死无疑了,但没想到事情竟有峰回路转的时候,不仅让他们重新掌握主动权。

王欢眼中杀意大增:“们找死!”

“王欢,不要冲动!”

晏苑脸色一变,她感觉到王欢身上浓郁的杀意,心里暗骂这两个老东西坏她好事,她带走沈之瑶已经让王欢处于暴怒中了,现在两人还以沈之瑶威胁他,这不是让他无处释放的怒火找到了发泄口么。

她可不相信王欢真的愿意为沈之瑶,束手就擒。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王欢冷笑道:“就算沈之瑶在们手里又怎么样,我在这里放出狠话,谁要是敢伤她一根汗毛,敢让她受到半点委屈,我就灭谁满门!”

此话一出,在场的中人顿时色变。

看着王欢杀机沸腾的样子,绝不是吓唬他们,以此人的狠辣的手段,那肯定是说到做到,而且此人也有这个实力。

六大仙君都被他杀了四个,剩下两个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要不是晏苑仙子提前做好准备,这两个仙君也早就成了王欢的剑下之魂了。

所以,他们一点也不怀疑王欢拥有灭他们满门的实力。

晏苑心里面咯噔一声:“王欢,不可乱来,两位仙君只是气上了头,并不是真的……”

王欢盯着晏苑,一脸狠色的道:“给我把之瑶当祖宗一样照顾好了,要不然,我灭了九阳宗,不信,可以试试。”

晏苑:“……”

她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找了个大麻烦。

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畏惧,事情与她所想完全不一样,她眼底有些忌惮,说道:“王欢,我一想都把之瑶当成妹妹看待的。刚才只是这里大战太危险了,我怕余波伤害到她,所以才让人带她离开,并不是想要威胁,不要多想了。”

王欢当然明白这不是她的心里话。

“晏苑,最好是这样的想的!”

晏苑深吸一口气,她有些懵了,这究竟是谁威胁谁!

本来以为把沈之瑶控制在手里,便可以让王欢有所忌惮,可是没想到现在反而成了烫手芋头。

要是其他人威胁九阳宗,晏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王欢不同。

这家伙的实力已经证明了。

六位仙君联手都死伤大半,真要是与九阳宗作对,那也足够九阳宗喝一壶的。

想到这里,晏苑顿时一阵暗恼,驼背仙君和铁塔大汉仙君这两个混账,惹谁不好,非要去惹王欢这个混蛋,现在不光救不了们,还把一个姑奶奶请回了九阳宗内。

驼背仙君两人也是一脸愕然。

事情,并没有照他们所想的那样发展。

“王欢,以为是谁,竟敢威胁三大门派,当我们三大门派是纸糊的吗?”

两人色荏内厉,可是在场的人都听出他们的底气不足。

王欢呼了口气,握紧手里的剑:“三大门派是不是纸糊的我不知道,可是们两人在我眼中,就是纸糊的!”

说完,王欢的破劫剑斩出,两人暗叫不好,连忙催动兵器抵挡。

可是王欢的剑气运转很快,剿灭了两人的真元,但是想要杀掉两位仙君,短时间还是难以做到的,他现在越表现的肆无忌惮,表现的越强势,就

越能震撼三大门派,让他们不敢对沈之瑶不利。

王欢再也没有保留实力,催动灭魂剑,这门神魂攻击神通,顿时一道魂剑直接射向两人的脑海里面,两人的脸色顿时苍白,目光一阵呆滞。

距离三人战场很远的晏苑只见那王欢催动秘法,两位仙君就变成了傻子一般,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驼背和铁塔两位仙君脑子里轰然爆炸,整个魂海内被剿的翻天覆地,差点就要晕过去,强忍住魂海里的不适,强行运转真元,但是脑子里的剧痛,让他们短时间竟难以控制真元的运转。

两人心里大吃一惊!

心里更是暗叫不妙,高手过招,往往只是一瞬间……

所以,当他们中了王欢的魂剑之后,心里就凉到了极点,立刻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

王欢想都没想,直接提着剑冲上去,一剑划过,剑芒从两人的脖子处划过,两颗人头咕噜噜的,像是皮球一样滚落在地上。

王欢用剑挑起两人身上的须弥袋,挂在腰间。

死人谷的人看的全身发寒,这个王欢……真的杀了六位仙君!

那可是六位仙君,其中还有三大门派的顶尖高手。

王欢转身,盯着晏苑,冷冷的提醒:“记住我的话,敢伤害之瑶一根头发,我灭九阳宗,我不希望这样的美人儿死在我的剑下。”

晏苑心里有些吃味,当一个男人为了别的女人威胁另外一个女人。

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失败。

王欢警告了晏苑之后,又警告的对着死人谷所有人道:“们也是如此,胆敢伤害沈之瑶,别怪我灭们满门!”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