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啪!

林萧闪电般站了起来,直接给了王律师一个响亮的耳光。

王律师被打懵了,眼镜挂在鼻梁上,捂着脸不知所措。

“首先,打断别人说话很不礼貌;其次不要老拿法律跟我说事,我尊重法律,但有些事法律也管不了!”林萧指着王律师的鼻子,“这次听清楚了吗?”

“,敢打人?我……”王律师气的脸色通红,他想据理力争却发现在一个蛮人面前根本无理可讲。

林萧笑了笑,“现在可以滚了,让我直接跟李自生对话。否则,我就把从这楼上扔下去……”

王律师被林萧凶狠的目光吓的心惊肉跳,面对这样的狠人,他说再多的道理都没用。

“好,等着,我会告的!”王律师捂着脸跌跌撞撞地往走。

李自生也慌了,迅速追了过去,“王,王律师,去哪?我的事还没办呢,别走啊。”

阿呆横身拦住了李自生的去路,双手抱胸站在门口,一双冷漠的眸子透着森寒之意。

李自生赶紧一个急刹停住,紧张地叫道,“们想干什么?”

清纯可爱学生妹户外吹泡泡唯美写真摄影

“回去!”阿呆淡淡喝道。

李自生吞了一口唾沫,不情愿地走了回去。

女人紧张地拉着他的手,两人挤到一块儿,神情十分的慌乱。南宫锦为了缓和室内紧张的气氛,也是想让李自生轻松一点,于是笑道,“李先生,其实大家没必要闹的这么紧张。我觉得小粟在于小姐身边生活了六年,他们已经有了属

于母女的感情。”

“话说回来,即使们存在收养关系,但小粟已经长大了,有了自主意识和分辨事非的能力,就算从法律层面上讲,也要考虑他的意见对吧?”南宫锦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先让小粟过来,让他自己选择。如果小粟选择们,我们无话可说立即让他跟着走。如果小粟选择我们,我们也不会白白地领走小粟,肯定

会给们一个交待,如何?”

“不行!小粟必须要跟我们走。”李自生不耐烦地说道。女人瞪了李自生一眼,干笑着说道,“于小姐,六年前我们本来是要领走小粟的,可后来我生了病就去国外治疗,最近才回来,当时不领他走也是怕没精力照顾他,现在只

是想补偿而已,请给我们一个机会,能好好把小粟抚养成人。”“小粟真是个香饽饽啊,值得们如此千里迢迢不遗余力地追上门。我很奇怪,小粟到底能给们带来什么好处?”林萧说话很直,不喜欢拐弯抹角,他一直隐忍是想尽可

能多的探听出关于小粟的信息。

可听了半天,这对夫妇根本拿不出充足的理由带走小粟,所以林萧不准备跟他们客气了。

“什,什么好处,我们是小粟的父母!”李自生瞪起眼睛,“我告诉们啊,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个世界是有天理和法律的。”

“是吗?”林萧笑笑,起身走到李自生面前,盯着他的眼睛,“说的天理和法律,值六百万吗?”

“什,什么六百万?”李自生先是一愣。

林萧笑道,“们能拿出六百万买小粟的抚养权,证明也是有钱人,那么我请问,哪来的六百万?”

“我,我赚的……”李自生眼神有些闪烁。“听说在城建部门上班,公务员是吧?”林萧笑道,“在北江一个月七、八千块?加上奖金绩效,年收入不超过十万。老婆是小学老师,全年收入加起来七、八万,就算

们一年赚二十万吧。”

林萧装模作样掰起手指算道,“们需要不吃不喝三十年才能凑齐这笔钱。今年多大?”

“我,我家里的钱,怎么了?不允许家里有钱吗?我爸在北江开矿,怎么了?不行吗?”李自生瞪起眼睛跟林萧叫唤。“行吧。”林萧笑笑,本来他不想把事情搞的那么麻烦,对方却看不清形势,于是打通了浪言的电话,让他马上把李自生的所有信息查出来,包括祖宗十八代的情报全部搞

的清清楚楚。

李自生听完林萧的电话,忍不住笑了,“吓唬我是吧?以为自己是谁?查我?真是笑话,我看怎么查。”

“静观其变咯!”林萧随意摆摆手。

女人紧张地抓着李自生的手,低声道,“小点声啊,干嘛发那么大火?”

李自生也很紧张,有些色厉内荏的意思,“别怕!他们是纸老虎,故意吓唬我们的,今天咱们必须把小粟带回去。”

女人点点头,坐到一边不吱声了。

过了十分钟,林萧就接到了浪言的信息,关于李自生的相关信息清清楚楚地展现出来。

“关于的情报来了。”林萧笑着说道,“不如自己看吧,我就不一条一条的念了,内容太多,我懒得念。”

林萧把手机扔给李自生。

李自生手忙脚乱地接过手机,看到第一条内容脸色就变了。

越往下翻越觉得紧张,几十秒后李自生整个人就像水洗了一样。

“现在觉得如何?”林萧笑道,“父母是老农民,在村子里生活了一辈子,去哪开过矿?”

“的亲朋好友里面,没有一个富人,最多的资产也不过开了一个小卖部而已,上哪弄的六百万?”林萧沉声问道。

林萧嗤笑道,“另外,们还有一个儿子,只不过在外地读书而已,根本不是们所说膝下无子想收养小粟。”

“我,我……”李自生紧张了。

“我还查了的银行记录,最近几年一直没有大额款项的进帐,说明当时跟南宫瑙灿的交易用的是现金,对不对?”

李自生整个人都傻了,他根本想不到林萧有这么大的本事,只是打了个电话就查清楚了所有一切。

本以为这次带着律师来,跟对方说几句狠话,用法律吓唬一二就能把小粟接走,现在看来根本没那么容易。

“看来很小心啊,或者说是背后的人很小心对不对?”林萧幽幽问道,“不如告诉我是谁指使来找小粟,怎么样?”

李自生脸色大变,“我不知道在说什么。”

“看是个老实人,别让人利用了还不自知,有什么顾虑可以跟我说说,或许我能帮呢。”林萧淡淡道。女人更紧张了,她一下子就抓紧了李自生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