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王显义叹了一口气,“我说的句句属实,不信我有没办法。退一万步讲,就算我真的像说的那样是什么暗网的人,又与林先生有什么冲突呢?”

“其实无论是什么身份,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但我不喜欢被人利用,更不喜欢被人算计和监视。”

“林先生误会了,我只是个本本分分的公务人员而已。”王显义丝毫不露怯。

林萧也叹了一口气,沉郁的目光盯着王显义,缓缓站了起来,“那么我只好顺着黄海这条线往下查了,希望结果能让王局满意吧。”

“如果林先生一意如此,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林萧看了眼桌上的生日蛋糕,拿起刀叉整了一块儿塞到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蛋糕味道不错,王局多吃几口,说不定以后就吃不上了。”

“林先生喜欢就多吃点,全拿走都行。”“我不喜欢夺人所好,还是王局留着吧,好好品尝一下嫂子为准备的心意,对了……”林萧走到一半,忽然停下,“儿子要回来了是吧?有空带我见见,我喜欢跟年轻人

交朋友。”

王显义的表情变化复杂,冰冷的眼神死死盯着林萧。

林萧又夹了一块儿鱼肉塞到嘴里,眼睛一亮,“嫂子做的红烧鱼太美味了,要好珍惜啊。”

“我会的。”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

“嗯!”林萧抓起桌布擦了擦油腻的手,朝着屋外晃晃悠悠走去,“儿子回来之前,我等着开诚布公地跟我谈一谈。”

林萧这句话已经算是给王显义下了最后通牒了,意思是无论有什么目的,只要老老实实交待出来,那么所有事情都好说。

砰!

林萧的关门声,让五显义的心脏狠狠一跳。

“小林走了?”朴珍疑惑地走出来问道,“怎么没多吃点就走了?”

看到王显义满头大汗,朴珍更奇怪了,“吃个饭热成这样?家里也不热啊,这是怎么了?”

“明天就走,听到没有?”王显义如电目光猛地射向朴珍。

朴珍彻底愣住了,“到底怎么了这是,干嘛要赶我走?发生什么事了,不能跟我说吗?”“我也不瞒,这次我可能扛不过去了。”王显义深深地看了朴珍一眼,“先去米国与儿子汇合,如果三天后我没事,那么咱们还能相聚。不要问,不要想,按我说的做。

王显义罕见的严肃,说完就快步走进书房,将门紧紧关闭。

朴珍很了解王显义,他这是认真了,而且绝不会改变自己的主意。

朴珍也不敢去问,她想了想后就赶紧进入卧室,开始收拾应该带的东西。

“护照、现金还有银行卡……”

至于保险柜里的物品也没什么特殊值钱的,王显义根本不会在家里放什么贵重的东西。

其实林萧基本上断定王显义跟暗网有关系,或许还是暗网的大人物,只不过他现在没有证据而已。

暗网曾派汪将来杀自己,但其中原由却是让人费解。

而且过了这么久之后,暗网竟没有了什么动静,这让林萧多少心里有点不踏实。

据拜龙说,他们这些联络员,虽然有网上操作的权限,但相比于整个暗网结构来讲,那点权力不值一提。

甚至拜龙都不知道暗网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分级结构,他只知道自己听命于一位代号X的上级指挥。

至于X是谁,拜龙也不清楚,他们也不常联系,只是通过暗网信箱来传递消息。

现在发现王显义跟暗网有关,林萧隐隐觉得他或许跟X有关,或许就是X本身。

暗网控制着网上方方面面的黑市交易,可以说,在整个世界只要有互联网的地方,就存在暗网的踪迹。

这种技术实力,绝对是冠绝整个世界的存在,就连国家都拿他们没办法。

如此庞大的组织,林萧可不敢掉以轻心。

幸亏暗网似乎对林萧的兴趣并不太大,而且汪将当初想杀林萧,表面上来看也只是因为当年两人的恩怨,并非暗网官方所为。

不过林萧抱着小心谨慎的态度,还是决定查一查这个王显义,无论他的目的如何,都不能放任不管。

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黄海那个情人王小红。

让张继开查了查警方的记录,林萧很快找到了登记在王小红名下的小别墅,果然是刚买的房子,无论装修还是风格都是最新版本。

只是,房子里空空荡荡,看上去这几天并没有人住。

“王小红去哪了?”林萧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值得注意的线索。

既然没找到王小红,林萧想了想决定去找黄海的老婆。

王小红张口闭口威胁常金凤,很显然后者应该知道些什么。

想方设法找到了黄海的家,从楼下看窗户里黑漆麻黑的好像没有人。

林萧上楼按了门铃。

按了大半天都没人反应。

大概是铃声吵到了邻居,对面门开了,一个表情不耐烦的中年男子穿个大花裤衩子,说道,“大半夜的,找谁?”

“我找黄海。”林萧笑道。

“刚才人家出门了,找人也不问问在不在就上门,大半夜吵人睡觉……”中年男子嘟哝着就要回去。

林萧愣了下,“走了?谁走了?”

“当然是黄海夫妇啊。”中年男子停顿了下。

对方很显然不知道黄海出事了,但他怎么会看到‘黄海夫妇’两个人?林萧疑惑地问道,“确定看清楚了?是黄海夫妇一起走的?”“这个人真是奇怪啊,问这么多干什么?他家就住着两个人,刚才两个人一起走的,不是黄海夫妇又是谁?到底找谁啊?”中年男人觉得林萧奇奇怪怪的,主动推门走

了出来,上上下下打量林萧几眼,“该不会跟那个小三有关系吧?到底干什么的?”

“我就是跟黄院长商量一下孤儿院的事,那知道他们去哪了吗?”

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别再?按了啊我告诉,大半夜的,我们要睡觉了。”

砰!

中年男子恼怒地用力关紧了门。林萧觉得很奇怪,他思前想后悄悄用工具打开了黄海家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