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卓吉尔说道:“也许,们需要去找到长眠的玄空神尊,然后才有办法来找到答案。”

“玄空神尊到底长眠在什么地方?”陈扬和乔凝异口同声的问。这两货显然对屠龙这件事兴趣不是很大,最大的兴趣还是想着怎么回天洲。

卓吉尔看了两人一眼,然后说道:“不知道。”他顿了顿,又说道:“玄空神尊到底长眠在什么地方,没人知道。但是民间有这么个说法,玄空神尊一直没有死。如果他死了,他制定的规则就会失效。们现在到了这里,依然施展不出法术,这说明他真的没死。”

陈扬和乔凝也是有些无奈了。看来前途多艰,两人是任重而道远啊!

随后,陈扬说道:“卓爷爷,我们这里距离中原有多远呢?”

卓吉尔说道:“大概五千里的路程。”

这距离,若是以前,陈扬和乔凝真是不在意。但眼下,两人一切都只能靠两条腿,这便就有些吐苦水了。

“们要去中原?”卓吉尔问。

陈扬说道:“毕竟中原才是人烟密集的地方,我们去那里寻找如何回自己世界的办法。如果有机会,我们也会完成屠龙的这个使命。”

陈扬说的是大实话。

他不可能一到这里来,们说了个预言,他就将这预言当做自己的使命来去办。

卓吉尔是位智慧的老者,所以他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道:“今天时候也不早了,们就在此休息。明日,老朽送们两匹马,们带些干粮就此上路。”

圆框眼睛女生穿纯白色毛衣安静唯美写真

“多谢卓爷爷!”陈扬立刻说道。

他知道,两匹马对于卓吉尔这样的家底来说,那绝对是重礼了。

只是可惜,陈扬的黄金全部都在戒须弥里。现在他也没办法将黄金取出来。

吃过晚饭之后,陈扬和乔凝也算是酒足饭饱了。乔凝还有些头晕晕的,她酒量没那么好。当然,她也可以将这种醉意给抑制住。她对自己的身体控制还是超级强悍的。

但乔凝对陈扬却说:“这种晕晕的感觉很好。”

这蒙古包里有两个床铺,一个是爷爷卓吉尔睡的,另一个采取了隔帘,里面是卓玛睡的。

晚上,乔凝自然就和卓玛一起睡。

而陈扬和卓吉尔睡在一起。

蒙古包外,风声呼呼。但里面却很是暖和,卓吉尔一时之间还没有睡意,他问陈扬:“小哥儿,所在的世界是……?”

“大千世界!”陈扬说道。

卓吉尔说道:“哦,古书上有说过这个世界。我们的老祖宗都是来自大千世界。”

陈扬一笑,说道:“是啊!”

卓吉尔说道:“古书上说,大千世界里一片混乱,战火纷纷,民不聊生,是真的吗?”

陈扬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战争早已平息。现在的大千世界歌舞升平,人民安居乐业!”

这话是没说错的,不能因为还有少数的穷苦人,就否定国家的努力和成绩嘛!

卓吉尔说道:“哦,那就好,那就好!”他说着说着,居然就打起呼噜来了。

陈扬被这呼噜震得压根睡不着,但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一直到下半夜,陈扬才勉强睡着。

只是刚一睡着,卓吉尔突然就惊坐了起来。

“有马蹄声,糟糕,他们来了。”卓吉尔迅速爬起来,他同时大喝道:“卓玛,快,准备一下,立刻离开这里。”

“好,爷爷!”卓玛那边也是吓了一跳。她连忙点灯,但卓吉尔喝道:“不许点灯!”

卓玛立刻吹灭了灯。

“卓爷爷,怎么回事啊?”陈扬一脸懵逼状态。

卓吉尔忽然恶狠狠的对陈扬说道:“不是们通风报信的?”

乔凝迅速来到了陈扬的面前,她向卓吉尔说道:“绝不是我们。”她却是怕卓吉尔会对陈扬动手。

“们一来,他们就找来了。”卓吉尔说道:“这事也太巧了。”

陈扬说道:“卓爷爷,我若是报信之人,愿遭天打五雷轰,永不超生!”

卓吉尔脸色阴晴不定,他说道:“先不管这么多了,咱们先走!”

很快四人就出了蒙古包。卓吉尔和卓玛一人骑了一匹马。

陈扬和乔凝共骑一匹马。主要是陈扬的腿都断了,他这样断腿在马上也没办法保持平衡。

乔凝在后面,陈扬在前面。

马儿很快就飞奔出去。

“如果都不会法术,我们怕什么?”夜色之中,逆风刮脸。陈扬突然对乔凝说道。

“个瘸子就老实点吧,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乔凝说道。

“我艹,居然说我是瘸子,老子心里受伤了。”陈扬说道。

那后方的马匹似乎更为厉害,卓玛和卓吉尔跑的还快一些。但陈扬和乔凝很悲剧,不一会就被后面大约二十来匹战马给团团包围住了。

“不是他们!”那些人看清楚乔凝和陈扬之后,马上又散开了,接着追了上去。

陈扬和乔凝呆在当场,再次一脸懵逼。

这群人来的快如旋风,去的更快。

陈扬和乔凝也看清楚了他们的服饰,却并不是草原服饰,而是汉人的衣衫。他们这些人为首的乃是一名女子,那女子脸上蒙了纱巾,看不清楚长什么样。但一身黑色劲装,却是将婀娜身段显露的玲珑有致。

其余的十九人便都是壮汉,一个个凶神恶煞的。

“他们这么追上去,肯定能追上。到时候,卓爷爷和卓玛只怕下场凄惨。”陈扬对乔凝说道。

“但我们跟在后面肯定追不上。”乔凝说道。

陈扬说道:“我用气息锁住了其中一名大汉,我们追上去。从卓爷爷的神色来看,似乎是他有某件宝贝,那么他们应该不会轻易下杀手。”

乔凝说道:“救人是应该的,不过现在这样子,别把咱们自己也搭上去了。我现在没有法力,感觉干谁都干不过了。”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我和不同。自从知道这里都没有法力之后,老子感觉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他说完就催马前行。

马儿立刻快速飞奔出去。

一轮皓月高挂天际。

漫天繁星,夜空之下,大草原上马儿疾驰。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

陈扬和乔凝一路追去,最后终于追上了大部队。那却是在一个山丘下面。

那山丘下面有个小山洞,而卓吉尔与卓玛就是躲在了里面。但是很不幸,他们被这群汉人当场抓获了。

陈扬和乔凝到达的时候,那群凶神恶煞的汉人将火把照亮,夜风也未能将火把吹灭。

卓吉尔与卓玛背靠山丘,两人惊恐无比。

“再不将羊皮藏宝图交出来,老子立刻就杀了孙女。”一名壮汉一把抓过了卓玛,然后用一把匕首抵住了卓玛的咽喉。这壮汉手一重,卓玛便是吃疼。她雪白的脖颈上出现一条血痕,那鲜血慢慢的渗了出来。

“不要,不要啊!”卓吉尔老泪纵横,可怜无比。他说道:“我手中实在是没有们的藏宝图啊!”

“妈的,老家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壮汉对为首的蒙面女子说道:“堂主,您看应该怎么办?”

战马在一旁被另外的汉子看守着,正在吃草。

蒙面女子淡淡说道:“这不是们最有办法吗?他不愿意说,们男人就干男人该干的事情。”

“哈哈,堂主,这可是允许了的。”那壮汉喜出望外。然后就对卓吉尔说道:“老家伙,不愿意说,咱们这些兄弟可都是饥渴的汉子,便在面前,轮番享受孙女这娇嫩的肉体了。”

“不要……”卓吉尔绝望到了极点。

那壮汉说道:“好吧,看来是要嘴硬到底了。”他说完便欲动手。

就在这时,陈扬与乔凝赶来。乔凝勒马,接着带着陈扬翻身下马。

陈扬下马的时候,牵动伤腿,顿时疼得龇牙咧嘴。不过,他却是将这里的对话给听到了。

于是陈扬嘻嘻一笑,他一手搂着乔凝的肩,让乔凝将他好生扶着,然后说道:“们说的羊皮藏宝图在我手上呢。”

“在这瘸子手上?”众人的目光顿时到了陈扬这边。

卓吉尔与卓玛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卓玛更是激动无比,泪水直掉。“陈大哥,乔姐姐,救我。”

在她心里,陈扬与乔凝乃是屠龙圣者啊!

自然觉得他们是能搭救她的。

陈扬便对卓玛一笑,说道:“卓玛妹妹,放心吧,有陈大哥在,今天天王老子都伤不了。”

“哎哟嘿,个瘸子嘴还挺狂啊!”那矮个子壮汉说道。

之前那句瘸子就是矮个子壮汉喊的。

乔凝要不是因为这眼前情况紧张,她都要笑了。

陈扬则是鼻子都气歪了。“麻个蛋的,才是瘸子,全家都是瘸子。”

矮个子顿时怒了,说道:“死瘸子,嘴巴还挺脏啊!敢骂老子?”

“骂怎么了?”陈扬针锋相对。

矮个子脾气来了,就要来干陈扬的人。那蒙面女子却是拦住了矮个子,她的眼眸露在外面,那双眼眸美丽而有神。

她开口问陈扬道:“藏宝图真在手上?”

“对啊,在我衣服里面,来拿啊!”陈扬便对蒙面女子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