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冬暖身体一僵,蓦然一种难堪袭来。

“哎哟喂,挺热闹的啊?”

陆惊离的声音,凉凉的笑意,看向贺瑾和乔冬暖,这看好戏的姿态,不一般。

贺瑾不知道怎么这位爷竟然来了,而他身后那个男人,贺瑾更感觉到的危险。

贺瑾的色心,瞬间瘪了。

一盆凉水浇灌下来,又接收到那个男人的犀利冰冷的眸光,赶紧起身,走到门口,赔笑着,怂了起来。

“离少,您怎么来了?弟弟不知道您在这里,我要早知道的话,一定过去拜访。”

陆惊离勾唇,桃花眼流转,看向乔冬暖。

贺瑾以为他对乔冬暖有意思,立刻笑着说:“今晚上在马路上捡的,离少喜欢,就带走。”

“别……”

陆惊离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轻笑,“我可不敢要。贺瑾你小子是马路上捡的?你可真敢说啊!”

“怎么?”

芦苇飘絮沾满美女头发清新唯美写真

陆惊离冷冷一笑,没回答面上忐忑的贺瑾,而是看向乔冬暖。

“小嫂子,您这跟我城哥闹个别扭离家出走,怎么就被人捡到这儿来了啊?”

所有人心中一惊,乔冬暖已经站起身来,走了过来。

而谭慕城深沉厉然的眸子,锁定在乔冬暖身上,才沉沉的开口,命令的吐出一个字。

“走!”

乔冬暖咬唇,没有任何反抗,迈步出门。

待他们两人走出去,贺瑾不敢再开口,而陆惊离伸出手臂,揽住贺瑾的肩膀,嗤笑一声。

“贺瑾,你这毛病可不好,大街上随便捡女人,不打探清楚就敢随便带走?今儿得亏我看到了,你也没有真的做了什么,不然,你明天能不能看到东升的太阳都不一定呢。”

“离少,这……这是误会,我错了,离少,刚才那位是……”

“我都得小心伺候的祖宗呢,你说你小子,也够倒霉啊,是不是?”

所有人都害怕起来,连陆惊离都要小心伺候的,那是谁?

若是乔冬暖在的话,一定会觉得可笑。

这些人现在的嘴脸,和刚才他们同事几个的忐忑害怕是一样的,根本也没有什么谁比谁更高贵,不过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罢了。

贺瑾有些害怕,立刻解释,“离少,不是,我真的不知道那姑娘是谁,她没说啊,”

“没说?自愿跟你来的?”

贺瑾又尴尬了,自然不是自愿的。

陆惊离直起身子来,“得了,我那城哥这会儿忙着哄人了,等他回头还指不定怎么想起你这茬呢。你小子,自求多福吧。”

陆惊离转身即走,贺瑾几个,今晚上都不会好了。

……

乔冬暖亦步亦趋的跟着谭慕城走出了包厢,进了电梯,电梯内,感觉到空气格外的稀薄,压抑。

她试着开口,“谢谢您,谭叔叔。”

谭慕城没回应,他也没有看乔冬暖,乔冬暖本就尴尬,难堪,这会儿只能越发沉默下来。

电梯“叮”的一声缓缓打开。

乔冬暖低头,跟着他走出去,刚出来顿觉不对,才发现,这根本不是出去,根本就是上来了。

这里是酒店房间,她突然止住脚步。

“谭叔叔,这么晚了,您休息吧,我先走了,”

人没走成,下一秒,天旋地转,乔冬暖忽然被扛到了谭慕城肩头,她完任何心理准备,腹部顶着他的肩膀,脑袋垂下,充血,难受的很。

“啊啊啊……放开我,谭慕城你要干什么?”

谭慕城一言不发,打开一间房,一脚踢上了门,扛着的女人,直接扔到偌大的床上。

在乔冬暖想要爬起来的同时,瞬间俯身,压住她的双臂,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低头,重重的狠狠地吻了上去。

“唔……唔……”

乔冬暖各种的反抗,挣扎,不只是如此,更多的是愤怒。

在他将要深入时,她更是出其不意地狠狠的一咬。

“嘶……”

谭慕城倒吸一口凉气,这才不得不离开那诱人的唇,但是他却还压住她的身子,可她愤怒灼烧的眼睛,像是燃烧着火焰一样,表达她的不满。

谭慕城舌尖血腥味十足,深沉锐利的盯着身下的小女人。

“谭慕城,你混蛋!”

骂完,乔冬暖突然眼泪不受控制的溢满眼眶,哗哗的往外冒。

偏偏她哭的还没有声音,就那样看着,是极度的委屈,让人看着不由得心疼。

谭慕城突然所有的心思都散了,看着她哭的如此,烦躁,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别哭了。”

本想说个柔软的话,可是吐出来的,却像是语气不好的命令。

这样不仅没有作用,更是让乔冬暖更加的委屈,眼泪更多。

谭慕城心中轻叹,翻身,放开她,乔冬暖却直接趴在了床上,这下子,哭的更凶了,都有了嚎啕的声音。谭慕城清冷的俊容上,浓眉紧紧蹙了蹙,伸手,将还有些抗拒的小女人,捞在怀中抱着。

大手安抚的在她的背上轻拍。

“别哭了。”

“呜呜呜……用不着——你管,”

乔冬暖哭的越发的大声,将这一晚上的担心受怕,都在这个时候释放出来。

谭慕城无奈,干脆也不劝了,就这么任凭乔冬暖继续哭着。

就不信她能哭一晚上。

果然,没人劝了,情绪也发泄完了,乔冬暖终于慢慢的止住了哭泣。

发现她还被谭慕城抱在怀中,直接用力推开他,下床,一句话不说,就往外走。

谭慕城快速跟上,在门边,把小女人挡住,压在玄关墙上。

“去哪儿?”

“我不用你管。”

谭慕城不禁勾唇冷笑,刚才的心软,都被这个小没良心的吃了。

他就不能心软。

长指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逼迫着她面对自己,漆黑的眸子,冷然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