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宫挑战炼药宫,隐星迟迟不敢揭下挑战书。因为这根本就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比赛。就算炼药宫硬着头皮应战,无外乎也是飞蛾扑火,自取其辱。

然而若是不应战,更是被人诟病。要知道,挑战输了比赛,不过就是降落金字塔的低端,然而不应战,却是懦夫所为,将会被三界嘲笑。

隐星叹气,犹疑的原因,是因为炼药宫如今人丁单薄,挑战有生死,炼药宫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清芷走过去,低低的唤了声,“师父!”虽然隐星对清芷不像其他师徒之间情意深厚,隐星对清芷更是不冷不热。但是清芷十分感激隐星的知遇之恩,他是第一个愿意传授她玄术的人。也是第一个将清芷领入玄修的人。这份知遇之恩,让清

芷对隐星有一种亲情感。

看到师父犹豫踌躇的表情,清芷很是不忍。

隐星瞥了眼清芷,也不知为何突然想征询她的意见,“清芷,你看这挑战书是接还是不接啊?”清芷自然知道接和不接都有难处,只是她素来性格刚烈,果敢。做事风格也是迎难而上,绝不退缩。所以当即扯下挑战书,道,“师父,命运有时候很奇怪,它喜欢捉弄人,而我,不喜欢被命运捉弄。

隐星楞楞的望着清芷,她脸上倔强的表情让人猜不透她这番话的深意。

清芷将挑战书撕个稀烂,望着隐星道,“师父,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凭什么他们要挑战我们就要应战?就算要应战,也不该如此被动。不如我们定时间,如何?”

隐星眼底蔓出一抹狂喜,清芷的真知灼见简直让炼药宫化险为夷。一来接下挑战不被人嘲笑,二来可以选择一个有利于自己的挑战时间,炼药宫可以无限期将时间拖延下去。

清芷对送挑战书来的魔法师道,“回去告诉你们宫主,我炼药宫接下你们的挑战了。不过我们炼药宫向来务实,对于追名逐利没多大兴趣,待我们炼药宫空了,再行挑战。”

清纯唯美小姐姐拿叶子遮眼森女系写真

隐星灿笑着离去。清芷的机智,在于她圆滑。三言两语,不仅化解了自己的尴尬,反而给对方致命一击。什么炼药宫务实,不喜追名逐利……隐星能想象到魔法宫那些个成天爱慕虚荣追名逐利的老头听到这番话应该犯尴

尬癌了。

隐星觉得,他愈来愈欣赏这个头脑圆滑的徒儿了。

清芷回了炼药宫,第一时间自然是回到自己的寝殿老儿子。自从生了儿子后,她就变得更加忙碌了。每天除了练功就是去惜颜殿做饭,剩余的时间,部奉献给儿子。

清芷始终记得九儿与她决裂的教训。这个孩子,若是可以,她真是一步不想离开。她亲自哺乳,亲自陪他睡觉。看着他一点一滴的变化,内心既喜悦又感慨。

只是这个孩子不是睡觉就是吃奶,简直安静得异常。这让清芷十分担忧,不止一次询问朔月,“朔月,他今儿可哭了?”

朔月抱着孩子摇头,“没呢。”

清芷就哀叹连连。“这孩子,可别真是哑巴?”

丝毫没有留意到,儿子睁着一双哀怨的眼睛瞪着娘亲。他不吵不闹是因为他乖,不想让娘亲为他分神担忧,结果竟然被娘亲嫌弃了。

好吧,象征性的哭一声……“哇……”

他一哭,清芷反而松了口气。可是一声之后,清芷脸色又凝重起来。“朔月,我以前可见过许多婴儿,他们一哭就是停不下来这种,为什么宝儿每次哭都只是一声?这孩子会不会是大脑发育有问题?”

不怀疑他哑巴,又开始怀疑他智障。

小宝儿很绝望,还是呼呼大睡吧。

耳朵边,就听见清芷在一旁不停的絮絮叨叨,“安静,不笑,嗜睡……手握拳头,这些都是脑瘫的征兆。儿啦,你可别吓唬娘亲,你睁开眼睛,陪娘亲玩玩。”

那时候,宝儿只有三个半月。

被娘亲折腾得够呛,小宝儿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清芷抱着他坐起来,检查他的脖颈能不能竖直……

小宝儿无力的耷拉着脑袋,默默的抗议着娘亲对他智商的侮辱。

清芷却因为他脖子软,更加惶恐不安。这时候突如其来一阵黑烟,清芷手里的孩子不翼而飞,清芷瞪大眼,就看见洛神花抱着孩子突着眼睛瞪着她,跟个怨妇似得,怒道,“够了够了,你想把我儿子折腾成什么样?一会哑巴一会脑瘫的,神

经病!”

清芷语重心长道,“不是我神经病。我是医者,孩子如果真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可以提前发现提前干预。”

洛神花将小宝儿抱在怀里,望着长开后愈来愈精致讨喜的五官,洛神花就喜爱得不得了。“我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就算有问题也没关系,反正我养得起他,我不缺银子。”

清芷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再三强调,“他不是你的儿子,他是玄冥和我的儿子。”

洛神花灿笑的脸瞬间凝成扑克脸,望着清芷戏谑道,“你天天去给那个奸夫烧火煮饭,为什么不告诉他,你给他生了个这么可爱的儿子?顺便让他把你这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婆扶正?”

洛神花看清芷的表情,鄙夷不屑。清芷瞬间气不打一处来,“你给我下的魔咒,到底怎么样才能解开?把我变得又老又丑,玄冥怎么可能喜欢我?还有,为什么我不能对别人说起这个诅咒?”

洛神花脸色瞬黑,“你是不是想告诉玄冥,你中了魔咒,让他帮你解除魔咒?”原本清越的声音瞬间笼罩冰霜。

清芷低叱道。“你管我。”

洛神花哀怨的目光移到宝儿身上,清芷暗吸一口气。她竟然忘了,她的宝儿还在这个喜怒无常的魔鬼手上。真是后悔死自己刚才那句耿直话。没有想象的血腥场面,洛神花一敛冷若冰霜的脸,对宝儿宠溺无比道,“儿子,爹爹不嫌你的娘亲丑出了天际,她倒是嫌弃我来了。一心扑在野男人身上。辛亏你爹爹我聪明,提前给她下了魔咒,要不

然你娘亲可就要红杏出墙了?”清芷彻底无语,坐在一旁生闷气。这只恶魔可真是会颠倒是非混淆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