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龙王!”

“药,药龙王?”查尔斯心情有些激动,忍不住问道,“这药龙王会是林萧吗?”

霍布斯意味深长地笑笑,“林萧没有承认,他只是说帮他出头的是朋友,这种事没人会承认的。”

查尔斯脸皮抖了抖,“这还用承认吗?如果不是他本人,谁会为了他灭了转轮王?”

“大家心知肚明,也没人敢真的去问,他说是他朋友,那就是了。总之从那之后,林萧就成了英雄,没有他,西点军校可能早就不存在了。”霍布斯叹了一口气,“知道我为什么让去见他了吗?”

查尔斯忽然有些紧张,他今天得罪了林萧,不知道会不会被针对。

“怎么了查尔斯?”霍布斯发现儿子脸色不太好看,忍不住问道。

“我……”查尔斯苦笑道,“爸!我好像把林先生得罪了。”

“什么?”霍布斯脸皮一抖,“怎么得罪的?”

“我就是……”

查尔斯将来龙去脉一说,霍布斯一张老脸立马黑成了锅底,噌一下子就蹦了起来,“跟我去伯曼公爵家!”

“啊?干,干什么去啊?”

森女系美女清新气质范

“给林先生赔礼道歉!希望还不晚……”

林萧被伯曼请到了客厅,因为晚饭中的佳肴还在准备之中,他们就坐下来随意聊天。

美杜莎十分跳脱,绕着林萧走来走去,仿佛有问不完的问题。

“林大哥,这些年在干什么?”

“小时候最喜欢跟玩了,虽然在家里只住了一个月,可那是我最开心的一个月了……”

“家里都没人跟我玩的,他们都怕我,说话都不敢抬头看我,只有……会跟我玩,还会打我屁股!”

林萧的脸当时就黑了,吓的一哆嗦。

这种事能当众说出来吗?

向舞瞥了林萧一眼,“连小女孩的便宜都占?”

“滚!”

“我知道是我不听话啦,我开枪打伤了管家,所以林大哥才教训我的……”

向舞怔住了,忽然一阵无语,心想这个美杜莎真是有些无法无天,小小年纪就玩枪?还打伤人。

“还敢提小时候的事。”伯曼没好气地瞪了女儿一眼,“不知道约尔逊差点被打死吗?”

美杜莎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女儿这个样子,伯曼真是很头疼,但他又不能说什么,很快又换成了一脸宠溺的样子。

毕竟老来得子,让伯曼对这个女儿非常的在乎,否则当初也不可能发生骑到林萧身上尿尿的事情。

说来说去都是惯出来的毛病。

但美杜莎却是很单纯,喜欢或是厌恶都会表现在脸上,与人交往也从来都是没心没肺。

她喜欢的人那就是真喜欢,讨厌的人也是真讨厌,绝不会遮遮掩掩。

“林萧,这个小姑娘看来很喜欢啊。”向舞笑着压低声音,仿佛在等待看林萧的笑话。

“是不知道这小丫头有多难缠,”林萧哭丧着脸,“要是早想起来美杜莎这丫头,我就不来伯曼家了,这整个就是一狗皮膏药啊。”

向舞撇了撇嘴,“无论美杜莎的家世还是长相,估计这世界上想让她贴上去的男人,能把地球绕一圈,就知足吧。”

“……”林萧。

“呵呵……”本杰明一直在倾听,他今天来其实是想跟林萧讨论关于南宫大龙的事情,可看眼前的状态好像不太适宜,于是换了一个轻松的话题,“林萧,今天公爵大人特意准备了本地特产黑鱼子酱,这玩意儿有钱都买不到,号称黑色的金子,有口福了。”

“是吗?十年前我就尝过,回味无穷啊,听说吃一口就相当于一座房子的钱,们有钱人就是太奢侈了。”

“所以才要用来招待这位贵客呢,”伯曼公爵满不在乎地说道,“今天让吃个够。”

蹬蹬蹬……

约尔逊从外面一路小跑着进来了。

“公爵大人,霍布斯议员和他的儿子在堡外求见。”

伯曼愣了下,不由自主地与本杰明交换一个眼神。

“这老家伙,反应挺敏捷啊。”

“我去请他进来!”伯曼沉吟片刻,看了看林萧,发现他并没有不悦的表情,于是马上站起来朝外走,“霍布斯议员很可能会竞选下届州长,我们以后仰仗他的事多了。”

“嗯!我也去……”本杰明默然点头,快速站起身来。

林萧淡定在坐在座位上,似乎并没有把即将来到的议员放在眼里。

刚才查尔斯的表现已经让林萧对他的老子霍布斯好感大

降,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老子。

霍布斯被伯曼和本杰明接引进来,前者拉着儿子,行色匆匆,脸上的忧色十分明显。

“一会儿见了林先生,不要多说话,只需要说对不起就行,其它事我来处理,懂吗?”霍布斯生怕儿子又犯了错,短短一百米的路,千叮咛万嘱咐个不停。

很少见霍布斯这么啰嗦,查尔斯也觉得今天这事有点大了,他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惹上那样的人物,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父子俩心情忐忑地跟在伯曼身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搞的伯曼想客气几句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别紧张,没有那么严重!”伯曼只好干笑着安慰一句。

他可从来没见过堂堂议员大人,竟谨小慎微到此等程度,也算叹为观止了。

“希望如此吧!”

一行人来到客厅门前,霍布斯再次停下,认真叮嘱了查尔斯,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林萧在跟美杜莎闲聊,这小丫头凑的很近,看那样子有可能随时骑到他身上去。

查尔斯连头都不敢抬了,现在别说美杜莎骑到林萧身上,就算林萧骑到美杜莎身上,他都不会吃醋,也不敢吃了。

“林萧啊,霍布斯议员亲自来拜访了。”伯曼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一进门就大声嚷嚷起来,“那些黑鱼子酱就是来自议员的礼物……”

林萧撇撇嘴,“是吗?那我不吃了。”

“林先生!”霍布斯一听这话,脸都黑了,赶紧走过去,“刚才查尔斯冒犯了您,我就是特地来赔礼道歉的,希望您大人有大量……”

“等一下!”林萧开口打断了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