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

王欢吐出一口气,一股气像是实质般直接吐在闻达的脸上。

此刻,闻达半边身被雷劈中,早已没有任何躲避的能力,这一记剑气喷在脸上,直接把他的头上,顿时他的头就像是西瓜一样炸开。

此刻插在他胸口的那柄法宝若是在向前进入一公分,王欢都将丧命与此,还好他赢了,看着轰然到底的闻达,王欢拔出胸口那柄刀。

姚山河还有赵灵风两人面面相觑,彼此的眼中看到一幕骇然,今天王欢带给他们的惊讶实在是太多了。

法武双修不说,本身还是炼器大师,可最后那吐气成剑,那可是对真元凝聚要求极高,这意味着距离拳法成神只有一步之遥。

王欢才多大年纪,真元凝聚已到达这一步,可以说前途不可限量。

张云天看到闻达的头像西瓜一样炸开的时候,整个人就像被抽掉了骨头一样,像是一团烂泥瘫坐地上,面若死灰,无法动弹。

苏二爷虽然比他好的多,但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壮志凌云的来到上京市,本打算有一番作为,可是没想到会落的如此局面。

备受父亲推崇的闻先生,竟这样被王欢杀死,而他邀请的两大高手,纷纷临阵倒戈,对王欢言听计从。

至于山庄里的宾客们,心惊胆颤,上京市的天还真是变幻无常,不过这些外来的高手来到上京市后,都折煞在王欢的手中。

这让很多人心里明白一个道理,只要有王欢大师坐镇上京。

清纯系少女电眼萌动迷人

那么无论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这就是王大师的地盘,谁敢放肆,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与此同时,在场的上京市世家富豪们心里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宁可别战队,也不要站错对,一旦跟王大师为敌,张云天接下来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

此时,王欢站在大厅中间,尽管大厅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他站在里面却像废墟中一个明珠般耀眼。尽管他胸口还在流着血,但大厅里却没有任何人敢动。

哪怕是姚山河和赵灵风两位真元境高手也不敢轻举妄动,哪怕他们知道此时的王欢受了伤,实力大损,但也不敢有一点冒犯之意。

毕竟,像王欢这样人物,谁也保不准有什么手段,至少他们现在还没见到王欢使用法宝。

王欢把玩着手里的刀,仔细看才知道这柄刀是竟然是用玉石制造而成,手感细腻光滑,给人感觉非比寻常。

虽然他没炼制过这种攻击法宝,但凭他的眼力发现这法宝还不是成品,心里不禁有些惊讶,一件半成品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如果把他补全之后,威力将会倍增,而自己的实力也将提升一个档次。

虽然受了伤,但想到收获这件法宝,还是赚大了的。

就在王欢思索的时候,罗东从人群中走出来,道:“多谢王大师,这次协助警方抓捕了逃亡二十多年的通缉犯。”

这一句话立刻让众人如梦初醒,心中暗叫罗东狡猾,如此便把王欢的行为盖棺定论了。

一个除暴安良,协助警方,抓捕多年逃亡犯,如此以来,就算事情曝光出去,对王欢也没有任何的影响。

更何况闻达本来就是逃犯。

叶冰跑过来,关心的看了王欢的胸口一眼:“没事吧?要不要送去医院?”

王欢的伤口已不在流血:“没什么大碍,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闻老魔当年犯下滔天罪行,现在公然拘捕,妄图逍遥法外,幸好王大师出手将其伏诛,还上京市一个朗朗乾坤。”

其他人敬畏的看着王欢,拍着马屁。

张云天的脸已经看不到一丝血色,白的跟宣纸一样卷缩在角落,此刻只希望王欢能够把他这种小人物忘记。

他已经打算,只要过了今天就举家出国,这辈子也不打算回华夏。

然而他的打算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王欢看了他一眼,道:“罗局,这张云天勾结通缉犯,该怎么算?”

对于张云天王欢并不打算放过,此人竟敢把主意打在自己女人的身上,要把谢芳菲交给苏家,光是这一点王欢就已经判了他的死刑。

罗东沉声道:“王师请放心,我立刻向上级申请成立调查小组。”

张云天听到这句话就知道自己完了,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现在上京市不知道多少人巴不得他倒台,瓜分他的产业。

自己的产业中还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一旦被调查,他这一辈子就到此为此了。

一想到自己当初的选择,心里就后悔不已,恳求的看着王欢,道:“王大师,能放过我这一次吗?”

王欢冷笑:“张云天,从

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该死。”

张云天听到这句话,整个人惨笑一声,被罗东带走。

“苏二爷,就这样走了,未免也太轻松了吧。”就在这时候,王欢突然叫住对方。

“王欢,这次是我苏家小瞧了,不过我要走,还能强留我不成?”苏二爷阴着脸道。

身为苏家的嫡系,虽然不是继承人,但地位也至关重要,苏家作为京城十大家族,而且跟京城隐门关系密切,他就不相信王欢敢把他怎样。

王欢冷笑的看着,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寒声道:“还真的太看得起,太看得起苏家了。”

“要干什么?”感觉到王欢目光里的寒意,苏二爷不禁后退几步。

“我不管是苏家什么来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敢对我身边的动手,我都不会放过他,今天我就向苏二爷借一件东西,告诉大家一个道理。”

“借什么?”

王欢道:“借的命,用它来告诉所有人,有种冲着我来,敢动我身边的人,不管他是谁,那都是死路一条。”

说完这句话,苏二爷瞳孔扩散,身体砰的一声向后倒下去。

山庄里的人一阵后背一阵发寒,虽然没人看到王欢是怎么出手的,但他们都知道,这是王欢干的。

苏二爷,那身份地位可不一般啊。

姚山河的心里无比震惊,看着王欢转身离去的背影,出奇的没有跟上去,就是他们这些隐门中人也要忌惮苏家。

可是王欢没有任何顾忌,说杀了就杀。

看来以后跟这种人打交道的时候,不能有任何小心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