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俩黑衣人比起地上已经死去的那个黑衣人,显然要冷静沉着的多了,也不多说废话,一见璃七发现他们,拔出剑就往璃七冲了过去!

前后同时被攻,璃七却显得十分平静,双手取出银针,在他们攻向自己那一刻,数甩出。

然而二人武功极高,不过轻轻一躲,便一同躲开了她的银针,持剑向她砍去!

璃七轻轻跳到半空,一脚踩上一人砍来的剑,另一只脚猛地一踹,瞬间将拿剑的黑衣人给踹下了屋檐,“嘭”的一声落到地上。

同一时间,另一只剑也狠狠砍向了璃七的背后,璃七猛地一蹲蹲到了地上,说时迟那时快,她的长腿重重一扫,那个黑衣人便被甩的摔到了地上,砸碎了好些瓦片的同时,也将屋顶砸出了一个小洞。

那黑衣人怒不可遏的爬了起来,一爬起来便要再次冲向璃七,突然,几支飞镖从二人中间射了过去,阻止了二人再次打起来的同时,也让二人同时吃了一惊。

璃七的双眸猛地瞪大,这飞镖,怎么那么像是纳兰司旭……

而她对面的黑衣人则是猛地跪到了地上,就连那个从下方再次跳上屋顶的那个黑衣人也跪了下去,二人皆是一脸恭敬。

离他们甚远的一处屋顶上,一个高大的黑影如是地狱而来的恶魔,光是站在那里,就能让人有种浑身发颤的凉意。

璃七看不清那人的脸,甚至连他的穿着打扮都看不清。

直到他张开了口。

“你们不是她的对手,退下吧。”

雪天长发美女鼻尖泛红美丽动人图片

跪着的二人怔了怔,对视了一眼后,才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璃七并未去拦那两个人,而是死死的瞪着不远处的那个黑影。

那身形,那声音,分明就是纳兰司旭!

果然,她猜对了,一切都是纳兰司旭搞出来的!

璃七长长地呼了口气,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想法,这一刻,她竟觉得纳兰司旭非常过分。

对一个女的做如此过份的事,甚至本就已经伤害过她一次了,她都已经被打入冷宫了,还依旧不放过她。

这到?是多大仇,多大怨啊!

“你与她是多大仇?有了一次还不够,打入冷宫还不够,如此对她,直接杀了她不好吗?”

对于这个世界的女人来说,这般残忍的对待她们,还不如直接将她们杀了!

一个男人让一群男人糟蹋一个女人,这着实不是一般的卑鄙。

更何况,他甚至还想让纳兰白泉亲眼看到皇后的惨样。

挑在这个时候,摆明了是别有用心!

不远处的黑影始终没有开口,璃七蹙了蹙眉,又道:“我真该一开始就让纳兰白泉小心你,你是不是想将桑国变成另一个冀国?”

话音刚落,突然一个黑影闪过,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纳兰司旭便出现在了璃七面前。

璃七正欲开口,纳兰司旭却突然捂住了她的嘴,同一时间,屋檐下也传来了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

“殿下,娘娘就住在这……”

一位公公的声音至下方传来,之后便是纳兰白泉虚弱而又冷漠的声音,“都退下吧。”

“是……”

说话间,又有一阵脚步缓缓退下。

璃七瞪大了眼,内心无比激动。

不可以让纳兰白泉进去!

不能让他看到那样的皇后!

“母后,是儿臣来了,您在里面吗?”

纳兰白泉甚是恭敬的站在门口,见没回应,又道:“只有儿臣一个人,父皇不在,没有外人……”

依旧没有回应。

纳兰白泉有些心慌,他上前几步,轻轻敲了敲门,似乎想得到皇后的回应。

屋顶上的璃七已经急不可耐,太残忍了,这要是让纳兰白泉看到,纳兰白泉还不得疯了?

不可以,她得引走纳兰白泉!

想着,她抬腿就要踹屋顶,却是纳兰司旭忽然点住了她的穴道,然后不等她反应,扛起她便闪身离开了那处。

璃七大怒,以最快的速度解开自己的穴道后,便挣扎着要打纳兰司旭。

纳兰司旭却冷声道:“你现在弄出动静,让他发现你在,他只会觉得是你与我一起害的他母后。”

纳兰司旭的话就如一根刺,瞬间便扎进了璃七的内心深处。

她的心里又怒又急,却终究是不再挣扎。

纳兰司旭说的对,就算自己是赶过来救人的,但在此时此刻出现,纳兰白泉绝对不会相信自己。

自己来这宫里就是为了找白佳沂,还没找到白佳沂就在宫里闹出太动静,对她而言绝对不好……

沉思之时,纳兰司旭已经将她带离了冷宫,而后将她重重地扔到了一处无人草地上。

璃七被他扔的头晕目眩,忍着杀了他的冲动,她咬牙切齿道:“你就是个疯子!”

“我若是疯,你是什么?”

纳兰司旭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你当你自己是救世主?无论是纳兰白泉的事,还是纳兰叶的事,你都想管,无论是纳兰白泉的事,还是我的,你都好奇,你是我们的什么人?你知道我们什么事?你有何资格管我们那么多的闲事?”

“你……”

“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明明一点都不关你的事,明明你就该好好做你自己的事,你为何要来冷宫?你自以为是的想要拯救皇后那个老女人,自以为是的想要帮助纳兰白泉,你以为人家就领你的情?”

纳兰司旭十分不屑的打断了她的话,几乎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只冷漠道:“要我告诉你实话吗?你光是让他们看到你出现在冷宫里,他们便对你抱有了怀疑,别自以为是的以为人家会感谢你,那是傻子才会抱有的想法!”

“纳兰司旭,你以为这天下所有人都像你那么恶毒吗?找一群男人糟蹋一女的,也就你这样的人才做的出来!我告诉你,我会出现在冷宫,是因为纳兰白泉想让我帮他看看皇后是不是中了药,所以就算他看到我也不会多想什么!”

璃七缓缓爬起,脸上写满了不悦,“我方才就该直接引走纳兰白泉,就算被他看到也无所谓,至少也该让他知道你的恶毒!”

“我恶毒?”

纳兰司旭一声冷笑,“随便了,反正天下的人都会觉得我恶毒,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说完他便转过身,一步一步地走了开。

“我劝你还是尽快离开皇宫吧,桑国可不是冀国,在这里,没人会当你是晋王妃。”

“你站住!”

璃七死死蹙眉,“这段时间的事情,都是你整出来的吧?”